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19章 易道长与虚前辈的公平一战!戟灵!
    “之前大殿一战,不够尽兴。”

    “前辈风采真是让人心折。”

    “后学末进义成子,请战虚无邪前辈,还请前辈指点一番。”

    “向天借气!纯阳圣印,给我开!”易尘内心一声轻诵,蓦然间,一个银发银眉的高大道人再度现世,气势森然,冷眸望向虚无邪。

    龙虎争鸣之音响彻天地,两道龙虎神纹挣脱道人体表,开始围绕着易尘的功体开始盘旋游弋。

    七颗乳白光球在他功体周边蓦然生发,高悬于道人的头顶,无边异力骤然朝着光球汇聚,一时间风起云涌。

    趁他病,要他命,哪有什么三十年河东,等不及了,今天就得干他。

    易尘望着虚无邪手中的金色长戟,贪婪目光一闪而逝。

    “好!好!好!今日真是龙游浅水遭…”虚无邪气极反笑,正欲说些什么,却被易尘一声暴喝打断。

    “滚!”

    “淦嫩娘,老不死的,今天我非得把你虾线挑了。”

    两级反转。

    与数个时辰前的景象相反,这一次却是易尘打断了虚无邪的话,他率先出手,气贯斩龙剑,以无比凶暴之势朝着虚无邪当头斩去。

    “魔象·狂涛.”

    虚无邪一声怒吼,身后魔象虚影再现,只见他长戟一指,身后魔象的象鼻之内霎时间疾射而出一道浓郁紫色光华,与易尘激发出的璀璨剑光骤然撞在了一起。

    轰!

    一声巨响。

    两大光华炸出巨大音浪,巨大的反作用力让易尘身形连退十数米,虚无邪仅退一米,然而面对此景他却忍不住狂笑起来。

    “虚前辈,没有劲啊。”

    “几个时辰不见,怎么这么拉了。”

    “再来!”

    “今日你我公平一战,既决高下,也分生死!”

    极元一振,易尘再度提剑上前,此时的他已经看到了虚无邪胸前伤口处迸发的鲜血。

    “义成子你找死!”

    “魔象·金戈.”

    虚无邪脸色蓦然变得潮红,呼吸也粗重起来,他此时恨不得撕烂面前高大道人这张破嘴。

    太恶心人了。

    “阳殛·四象.”

    转瞬间两人在空中又交换了十数招,易尘极元怒提,气冲云霄,摧折八方,虚无邪法力光华撕裂苍穹。

    在一连串的碰撞后,两人再度分开。

    虚无邪伤口处的鲜血流淌得愈发的厉害了,这是在一次次对撞中被易尘崩裂的。

    而此时易尘也是嘴角流出一丝殷红的鲜血,受到了些轻伤。

    虚无邪不愧是真人境九重顶峰的人物,他的强悍大大出乎了易尘的意料。

    果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身负重伤竟然还有如此战力。

    在易尘震惊莫名之时,虚无邪此时心中也是泛起了惊涛怒浪。

    哪怕是此时身负重伤的他,他的攻击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接下来的,然而古怪的是他的攻击落到易尘身上,先撕碎龙虎神纹,再破开那厚重的极元包裹,轰击到易尘身上时,却总是诡异的削弱了数分。

    还有面前道人这古怪的恢复力,简直恐怖。

    此时的他心中已经萌发出了几分去意。

    “义成子,伱如今退去,今日之事我还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然老子拼着功体大损也要将你给宰了。”虚无邪涩声道。

    他是真不想再与易尘争斗下去了,继续缠斗下去,时间并不在他这边。

    感受着口腔中传来的铁锈味,易尘心中戾气愈发旺盛:“废话少说,再来。”

    “前辈难道莫非把我当三岁小孩?”

    “元气星落,给老子炸!”

    易尘再度蓄势一击,叠加元气星落之威,凶蛮的朝着虚无邪撞去。

    “魔象合流·踏天,金戈,狂涛,惊鸿,击天!击天!击天!”

    虚无邪仰天长笑,手掐奇异法诀,无视胸膛处哗哗直流的鲜血,只见他身后的狰狞巨象,一步踏天,长鼻一甩,眉心紫光乍现,身后魔象虚影竟是离体朝着易尘以头颅凶狠的顶了过来。

    轰!

    一紫一白两大法力洪流,横空磅礴而现。两股旷世之威,蓦然交汇。

    刚一碰撞,易尘便神色一变,他未料虚无邪拼命之招竟然如此恐怖,狂暴巨力下他整个人被击入身后山腹之内,再度吐出一口鲜血。

    虚无邪此时胸前空洞再度扩大,然而他好似完全不在乎一般,疯狂大笑起来:“哈哈,义成子,这是你自找的,没了你头顶那古怪玩意,老子今天凭着道基大损境界退转,也要活撕了你!”

    “击天!击天!”

    虚无邪好似疯了一般,魔象合流之招再现,竟是想一击置易尘于死地。

    “啊啊啊!燃魂!燃魂!”易尘满目猩红,也是仰天怒吼起来。

    五年,五年,五年,三十年的生命元气璀璨燃烧,极元覆盖下的皮肤上,紫黑色的筋络宛如魔纹一般浮现在他的体表。

    他感觉到了,生命的流逝。

    他感觉到了,力量,无穷的力量,在他的体内涌动。

    这是极致的燃烧!

    这一瞬间,易尘极元覆盖下全身的肌肉力量如同小老鼠一般不断一股股的从其他部位向着双臂波动,一股股庞大的力量从全身肌肉骨骼整合一齐,狂涌向他握持斩龙剑的双掌。

    两人如同悍匪一般再度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一声。

    易尘剑气光华连绵不绝的轰击在魔象虚影之上,几度僵持后终究是虚无邪伤势太重坚持不住,仰面喷出一大口鲜血,

    银白剑气斩破魔象虚影,残余剑气去势不减,继续朝着虚无邪斩去。

    虚无邪脸色大变,身形微转,可惜已经是来不及,一条臂膀被剑气斩落。

    “莫非只有前辈有搏命底牌?”

    “哈哈哈,虚前辈,你残缺啊!”

    易尘开始疯狂狞笑起来,模样如疯似癫。

    “不!若不是李云婉的毁灭剑意让吾元气大伤,吾之魔象击天法岂会输于你之剑招!”

    “我不服!魔象,魔象,击天!”

    虚无邪浑身弥漫出浓郁的血雾,他已经放弃压抑肉身伤势,开始全力运转魔象击天法。

    轰!轰!轰!

    三次惊天对撞后,双方竟是平分秋色。

    第四次,易尘的斩龙剑锋便停留在了虚无邪的眉心处,但是他没有斩下去。

    因为他知道,虚无邪已经死了,连续多次不顾伤势运转魔象击天法,他早已经是油尽灯枯。

    死的那一刻,虚无邪手中的长戟依旧平举,指向易尘。

    “今日一战,酣畅淋漓,可惜啊,前辈还是稍逊贫道一筹。”

    易尘一声轻叹,将圣戟天问从虚无邪手中拔出。

    刹那间,虚无邪的躯体崩散,化成了一地碎渣。

    易尘沉默的看了眼地上的碎肉:

    “好吧,我承认前辈的修为惊人,贫道是占了点便宜。”

    一点银白火种落入地上的血肉中,易尘抄起斩龙剑刨了个深坑,将虚无邪的骨灰埋在坑内,又削了块石碑。

    虚无邪之墓耸立在一处小山谷内,墓前还放着一把野花。

    虚无邪的意志赢得了易尘的认可,他还身负重伤的从真武阁内给易尘送来了圣戟天问。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这是xx主义精神。

    必须好好安葬。

    就在易尘准备拿出圣戟天问仔细研究一番时,忽然间洞天内蓦然回荡着一道奶声奶气的狂笑。

    “我观观音观自在,我见真武见真我。”

    “解开昔日旧枷锁,今日方知我是我。”

    “我金宝宝终于自由啦,念你们助我脱困有功,你们都给我滚吧!”

    “挪移!”

    此言一落,易尘只觉一股奇异力量开始弥漫在整个洞天之内,一阵白光覆盖在他的身体之上,他本想抵抗,却见透过覆盖身体的白光之外,竟是一片连绵青山。

    易尘心念一动,朝着那白光狠狠的一撞,天旋地转间等他身形再次稳定下来时,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落在千舟峰的一片山谷之内。

    瞧着远处天际散落的数道身影,易尘连忙改容易貌,收敛气息,溜了溜了。

    两日后,某无名山脉深处,一座幽深的洞穴内。

    一只强壮的大狗熊正香甜的睡着。

    蓦然间一道高大身影闯进了洞穴内,站在了狗熊身前,阴影立时吞噬了狗熊的身影。

    一记熟练的手刀砍在狗熊的脖颈。

    熊子顿时睡得更香了。

    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后,照亮了来人的面容,赫然便是,血杀楼鬼仲道。

    易尘取出圣戟天问,感受着戟身内传来的抵抗情绪,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在他想要以极元彻底掌控浸润这圣戟时竟是意外发现这圣戟内有着一道器灵存在,脾气很大,好似人类六七岁儿童的智商。

    如果不能得到这器灵的认可,这把圣戟根本无法发挥出它应有的威力,充其量只能当一把无比坚固锋锐的利器使用,并无其他特性。

    “戟子,你服不服,老子脾气不好,信不信我把你泡粪坑里泡两天。”易尘开始恐吓器灵。

    “你泡吧,泡我也不服。”

    “吾之主人起码也得是近道之人。”戟灵很倔强。

    “什么是近道之人?”

    “我哪知道,我一千年前被人以四象归元大阵重创,早就损失了大部分记忆,反正你现在不是。”

    “很好,戟子,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喜欢你的倔强。”

    啪的一下,易尘将圣戟天问放入了储物戒当中,随即将真武阁内他费劲心力搞来的《霸武真气》拿了出来,今日他伤势已经全部好转,又偶遇一处隐蔽熊穴,正适合真功突破。

    桀桀桀,明天晋升。

    感谢各位道友的订阅支持,月票支持,推荐票支持,还有几位道友的修仙陪伴支持

    晚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