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12章 真武圣殿,再遇白裙美妇,道友高兴得太早了.(二))
    灰黑腐臭的地面,不停冒着古怪气泡的浑浊水坑,一棵干枯的树被砍去了树冠,斜生的树杈戳向天空,像一只饿死鬼枯瘦的手伸向天空,

    脚底下则是蔫吧的杂草,这一切便是易尘稳定身形后看到的一幕。

    他先是左右观望了一眼,发现空无一人后这才忍不住心中腹诽起来:“这洞天之宝把老子传到什么鬼地方来了?怎么如此了无生气?”

    虽然此地空无一人,不过易尘并未放松戒备,他尝试着将心眼映照放出,然而与之前一般无二,竟是离体三米左右便无法扩展,好似受到了抑制一般。

    思索了一番后,易尘再次改容易貌,打起十二分小心开始向前方探索。

    竭力收敛气息,小心翼翼的行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后,枯败的景色这才逐渐改善,地面上的绿意开始逐渐变浓。

    这半个时辰内并无异事发生,唯有地底一头傻不拉几的笨蛇从草中蹿出,被他一脚踩爆外,竟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见到。

    “咦,前方好像有水声?”

    随着易尘的前进,此时一阵水流的哗哗声传进他的耳朵。

    此时的他已经走进了一片小树林中,离开了破败的荒原。

    复行数百步。

    分开挡在面前的几条树枝,一个幽深的水潭便出现在了易尘的面前。

    水潭中有着许多一指来长的小银鱼正在欢快的游泳。

    水面上冒着幽幽寒气,肉眼可见,岸边还结着冰霜,在背阴处还长着七八十朵碗大的白花。

    今时今日,易尘早已不是吴下阿蒙,对于一般的灵植自然是辨认无碍。

    此花赫然是低级灵材,冰晶花。

    不过如此茁壮的冰晶花当真罕见,应当也值个两万两左右。

    本着骑着单车去酒吧,该省的省,该花的花的原则,易尘正欲去采摘时,他耳朵一动,忽然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动静。

    他心中一动,连忙隐藏在了一棵大树背后。

    不多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浑身尸气弥漫的年轻人来到了湖边,此人两根尖锐的獠牙凸出嘴外,周身散发着炼气化神顶峰的气势。

    上货了上货了。

    易尘面色一喜,正欲出来时,忽然间蓝衣年轻人停下了脚步,一道森冷的声音对着他所在的方位传来。

    “出来吧,道友何必藏头露尾,我已经发现你了。”

    此言一出,易尘身形顿时便僵在了原地,脸色开始阴晴不定起来。

    修行界奇功绝艺众多,许多高人都喜欢白龙鱼服出行,别看当初大厅内镇安司缚苍龙高居第一柱,但指不定排名靠后的神柱上便隐藏着老银币。

    他,不可不防。

    “我隐藏的这么好,一个炼气化神的尸魔竟能一口叫破我的行藏,莫不是老子倒了血霉,碰到什么前辈了?”易尘心中思忖,却还是静止不动。

    很快,易尘就给自己的做法点了个赞。

    只见那蓝衣年轻人见没有回应又重复叫嚷了三遍,见没有人出来后便如释重负般拍了拍胸脯,喜笑颜开的来到湖畔去采摘那冰晶花起来。

    待他摘到最后一朵时,一道劲风从他身后蹿出,一只宛如液压钳一般的大手扼住了尸魔的脖颈。

    易尘怒气冲冲的提着其身躯往地上凶狠的一砸,一脚便踏在他的胸口,将他收集好的冰晶花抢夺了过来。

    “前辈….”

    “前你妈,你吓到老子了伱知道吗?你踏马吓到老子了,你咋这么能装啊。”

    易尘一边骂骂咧咧,足下一记重踏,尸魔顿时被他超度,一道信息流瞬间浮现在他的眼帘。

    入账二百深红点。

    瞧着地上的无头尸首,易尘心念一动,将其衣服扒拉了下来,一朵白色火花落在尸魔尸身之上。

    不一会儿。

    蓝衣年轻人便活出了第二世。

    深深的瞧了一眼诡异幽深的水潭,一种危险的直觉蓦然浮上易尘的心头,潭底下有东西,就是不知是活物还是某种强大的禁制。

    他有点拿不准。

    思索了一番后,易尘放弃了下水潭一探究竟的想法。

    不管潭底有什么宝物,他现在也不想去探究,假如陷入某种禁制内或者绝地,那就真的哭不出来了。

    伟人思想告诉他,做事情要抓主要矛盾,而不是干机枪阵地横移六米虎踞弯弯这种屁事。

    搞深红点才是主要矛盾,才是硬道理。

    不要搞事,得‘搞人’。

    一念既定,易尘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此处,循着前路继续前行。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后不久,水潭上便泛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水流疯狂往下涌去,好似底下有一张巨口正在大举吞噬,水位骤然下降数百米后漩涡顿时消散,幽寒潭水又慢慢涨了上来。

    …

    …

    “白仙子,别跑啊!”

    “仙子细皮嫩肉,我可不愿伤了仙子性命,只要仙子束手就擒,吾等共赴巫山,岂不快活。”

    “仙子还没试过吧,那种事很快活的。”

    天际处,一白三黑四道遁光正在天际追逐,不时传来淫声浪语。

    被易尘抢了青铜神柱的白裙美妇此时珠钗横乱,慌不择路的在天际逃窜。

    “该死,鬼祭叟你个混蛋,还有你那两个结义兄弟,此番出去,我定然要禀告宗门,将你们幽坟三鬼追杀至天涯海角。”

    “你们三个肮脏的臭虫。”

    白裙美妇听得鬼祭叟的粗鄙话语,不由得出言怒叱,随即手掐法诀,面上泛起一阵不正常的红晕,遁速再度提升一丝。

    “大哥,白仙子在骂我啊,骂得我好兴奋啊。”

    “二哥,白仙子说出去要追杀我们,我好害怕啊。”

    “哈哈哈。”幽坟三鬼忍不住齐声大笑起来,不时打出一道道漆黑鬼气,干扰白仙子飞遁,以一种猫戏耗子的方式戏耍着白裙美妇。

    “二弟,三弟,别玩了,仙子连番动用秘术,想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动手,爽完还得继续搜刮宝物呢,入宝山岂能不满载而归?”为首的鬼祭叟忽然出声道,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大哥所言甚是。”

    “幽冥破~”

    三个老鬼对视一眼,顿时掌心彼此相连,一时间气势大涨,联手打出一道狰狞黑色气柱,先是击破白裙美妇的手帕护身灵器,接着洞穿她的护身法力后将其击落在底下的树林中。

    “卑鄙,三打一还偷袭于我,有种和我一对一。”白裙美妇吐出一大口鲜血后恨声道。

    此时她渐渐感觉全身麻痹起来,瞬间便是连动一根手指也难,让她想要自裁的愿望也随之落空。

    一想到待会她将要面对的遭遇,她不禁羞愤欲死起来。

    “仙子说的什么话,我幽坟三鬼无论面对谁都是一起上。”

    “待会我们三个跟仙子快活也是一起上,保证仙子满意。”

    此时白裙美妇横躺在树下,衣服在追逐斗法中已经有些残破,高耸处露出一抹红色肚兜的颜色。

    一阵山风吹来,竟是将她的白裙往上吹拂,露出一双洁白修长的美腿。

    小腿稍瘦,大腿微丰,白得晃人眼睛,宛如象牙一般洁白,风若再大点便是…..

    “大哥,我有点忍不住了。”一黑袍老叟喉头一动,忍不住嘶声道。

    “白仙子不愧是当初青云宗水云峰第一仙子,这足.”

    “那还等什么,一起上。”鬼祭叟打断了好兄弟的话。

    三人步步紧逼上前。

    千米之外,易尘像一只猎豹一般,兴奋的往遁光坠落之地赶去。

    天际间强大的鬼气波动早已被他的阴气感知捕捉到,显然是有大货。

    上货了上货了。

    此时的他手中又多了一枚储物戒指,这是一个好心的劫修想爆他金币被他反爆后送给他的。

    这一路走来,他靠着装弱鸡,又戴着储物戒指,正经钓了好几条鱼,收获颇丰。

    可惜就是没有深红点入账。

    不过现在机会来啦。

    幽坟三鬼步步紧逼,就在一只手已经摸向白裙美妇小腿时,忽然间一声怒吼传来。

    “放开那个仙子!”

    “几个鬼物也敢逞凶,简直没把我燕三放在眼里。”

    一道璀璨青色剑光闪现,宛如一道激波一般直接将一个真人境四重两个真人境三重的鬼物击得倒飞而去,浑身鬼气崩散,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即便是拟态下易尘只能发挥出普通状态下七成的实力,这一剑也有着真人境六层顶峰的度,

    更妨论在这洞天内,奇异环境对神识的压制情况下他还是骤然偷袭。

    不与三头鬼物分说,易尘从天而降,干净利落的一鬼一剑将其全部斩杀。

    再度收获2200点深红值。

    在发现白裙美妇的踪迹时,易尘便已经变幻做之前燕三的模样,这个马甲于他而言有大用。

    需要在这洞天之内露几次面。

    瞧着从天而降的易尘,白裙美妇一时间满是劫后余生的喜悦之意。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再度颓然倒下,鬼祭叟联手打出的幽冥鬼气让她浑身冰寒,此时她还未摆脱掉其阴寒鬼气的侵蚀。

    瞧着春光乍泄的白裙美妇,易尘提着阔剑上前贴心的替她把白裙捋下来,防止走光。

    一张大脸凑到了她的跟前。

    “仙子,高兴吗?”

    “我帮你把那三头鬼物给宰了。”

    白裙美妇缓缓的点点头。

    “多谢燕道友出手相救,我再过一盏茶时间便可行动自如,还请道友为我护法,稍后我定有厚报。”

    易尘咧嘴一笑:“仙子高兴得太早了。”

    “我不是什么好人。”

    白裙美妇霎时间笑容僵在了脸上。

    她心中忍不住叫苦:“莫非我刚脱虎口,又入狼窝?”

    一时间她的面上红云遍布,心中暗叹她白洁怎么这般命途多舛。

    “白仙子,我打劫,请你放尊重点,不要乱想。”

    “把你的储物戒指交出来。”易尘无语的说道。

    此言一出,白裙美妇面色更红了。

    大家晚安~不对,是早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