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09章 第三次力破境,可否请教道友名讳?
    一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第二日,一轮旭日从千舟峰上空升起,光芒撒彻大地。

    此时,一个高大人影穿着一袭锦衣,手拿一把阔剑,望着千舟峰顶上的异象微微出神。

    只见峰顶上金光破云,一把由天光凝聚的大戟高悬于天际。

    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异象正在逐渐增强。

    这高大人影自然是易尘无疑了。

    “果真气象万千,只怕传言不差,此地还真有可能是当初驱使洞天之宝真武圣殿突围的天问真君埋骨之地。”

    易尘内心不禁一喜。

    鬼仲道真是个大好人啊,若不是他创下的血杀楼,他怎么可能有这种好运道及时赶到,早知道当初杀他的时候,他就下手轻一点了。

    此时易尘距离千舟峰山脚仅隔着两个山头,他略一思索,随即盘膝坐下。

    “异象已经持续两天,此番定然吸引了无数高手前来,为保万全,我先将力属性第三次破境之后再前往山脚,方为万全之策。”

    一念起,易尘便将离开隐龙观以来积攒的五点源点全部加到看力属性之上。

    熟悉的暖流蓦然涌现四肢百骸。

    十数秒后,易尘成功力破境。

    虚拟光幕面板一阵闪动,须臾间易尘的力属性栏目便发生了更改。

    【力量:150,力破境三次:穿透lv3(力道震荡穿透效果增强)力魄lv3(力属性效果增幅30%)蓄力lv2(蓄力是为了更好的出拳,每凝滞不动一秒出手劲道增加一倍,最高七秒增幅七倍)蓄势一击lv1(出手后每过一秒,便会积蓄势能10%,当势能积蓄百分百时,下一次出手势能倾泻,出手威能增幅一倍)】

    瞧着视网膜上力属性一栏新多出的蓄势一击,易尘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不是稳定十秒打出暴击造成两倍伤害吗?

    此异能若是利用得好,出手威能翻倍,他感觉定然能给他的敌人带来一点小惊喜。

    “蓄势一击,不差。”

    满意的点点头,易尘拿着阔剑便往千舟峰山下赶去。

    这把剑自然不是斩龙剑,而是他昨日在山道上急急而奔,途经一处密林时里面的劫修所赠。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好人有好报,再过十八年,那群劫修应该就有十七岁了。

    …

    …

    唳!

    一声尖啸响起。

    一只金雕在天际蓦然俯冲而下,落在龙门客栈前的一棵参天大树上,眸子紧紧的盯着客栈大门。

    “看你妈看!”

    一块碎石在沛然巨力加持下笔直射向金雕,金雕的头好似被狙击枪击中一般,顿时炸成血雾,在穿透异能的作用下,它的身子也碎成三截掉落在地。

    这鸟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鸟,必须打死。

    易尘拍了拍手,抬头瞧了眼客栈梁柱上天工宗的印记,不由得咧嘴一笑,心中忍不住腹诽一句真是生财有道。

    他面前的这个客栈显然不是凡品,乃是天工宗的傀儡术造物,平日里放在储物戒指当中,取出后往控制核心注入法力便可自动伸展成如今的形状。

    推门而入,易尘眼神顿时一凝。

    高手,好多高手。

    只见小小的一楼大厅上挤满了人,修为最不济的也是炼气化神之境,即便是真人境高手也为数不少,

    其中一位鹤发童颜、面色红润的老道与另外一位老农打扮、一脸苦相的黑瘦老者,这二人便是连他也看不出深浅。

    见易尘入内,在他诧异的眼神中,此时一个真人境前期修为的美艳少妇便走了过来,腰肢扭得好似一条美人蛇。

    “道友需要吃点什么?”美妇长着一张狐媚子脸,胸部高耸雄伟,她笑眯眯的递过来一张菜谱,眉眼弯弯。

    易尘本来心中疑惑真人境高手怎么会干如此活计,凭白辱没了身份,在他看到菜谱价格的那一刻,他瞬间便明白了缘由。

    这价格如果不是顶尖高手跑堂,是有点费伙计。

    物价暴涨何止五十倍,利润大到他看了都心动。

    当然,这种事只是私底下想想,这么多人老老实实在这吃饭等待,没有一个人闹事,自然就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在美妇鄙夷的眼神中,易尘点了一盘花生米,三碟子热菜,两坛好酒,拢共花费两千两。

    他目光扫遍大厅,客栈中此时已经没有位置了,仅有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位豹头环眼的大汉,一副凶神恶煞模样,看着便不像好人,好似土匪一般。

    不过还好,他也不算什么好人,大不了互相伤害。

    “这位道友,拼个桌?”易尘走到大汉面前,开口问道。

    大汉凝视着易尘瞧了两秒,忽然开口问道:“如果你小时候被人灭门,一百年后你修为大成,终于亲手报仇,但是却发现仇家还留了一个孩子,道友伱会如何?”

    易尘:“…..”什么牛马问题。

    他思索了两秒后还是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你的仇家兴许便是利用了你的惯性思维,让你以为只有一个孩子,实际上却是牺牲一个转移视线,从而保护其他孩子,你得仔细找找。”

    “我找了,没有,可若是这个小孩还没有车轮高呢?”大汉叹了一口气,再度发问。

    “道友是蓟北道草原金帐狼廷之人?”

    “我母亲是。”

    “此事易尔,道友糊涂啊,你把车轮平着放再比啊。”

    “你是凭本事逃出生天的,他的小孩不也得凭本事逃?”

    大汉闻言顿时肃然起敬:“道友请坐,道友思维敏捷,想来在魔门也不是无名之辈,不知可否赐教名讳?”

    “在下太行山青龙寨三当家,闻人仲。”

    “来人,再上十个好菜,两坛好酒,这位道友的账也记我头上。”

    闻人仲好似想通了什么道理一般,放下心中块垒,竟是大气的想要宴请易尘。

    不多时,酒便先送了上来。

    易尘笑着给闻人仲倒了一碗。

    “闻人兄可看走眼了,其实我乃道门中人,你唤我燕三便是,表字赤霞。”

    “我燕三初习文,后感觉习文救不了这浑浊的世道,遂上山寻仙访道,无意摔下山崖得到前人遗泽,修成了点微薄法力。”

    “燕兄你的法力若是称微薄的话,这座客栈内就没有法力雄浑之辈了。”闻人仲眸中神光一闪,与易尘碰了一杯。

    “道兄若是觉得用车轮之计不够体面的话,我燕三还有一计,为道友分忧。”看在大汉请客款待的份上,易尘再度出声。

    “计将安出?”

    “给那小儿一颗糖和一把刀,让他选。”

    “如果他选了刀,这就证明此子包藏杀心,断不可留。”

    “如果他选了糖,这就证明此子城府极深,断不可留。”

    “若是他两个都选了呢?”闻人仲化身杠精,忍不住吐槽道。

    “此子如此贪婪,断不可留。”

    “如果都不选,此子如此叛逆,断不能留。”易尘抢答。

    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没路可走。

    闻人仲沉默了十秒,这才提起酒杯感叹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闭十年关啊。”

    “他日燕兄必成魔道巨擘,来,干一杯,敬道友道途顺遂。”

    易尘提碗与闻人仲再次碰了一次,忍不住纠正道:“闻人兄,吾乃道门之人,怎么会错投魔门呢?”

    闻人仲:“道友真是幽默风趣,还好我当年仇家不是道友。”

    就在易尘与闻人仲闲谈着千舟山异象之时,忽然间客栈大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个身着金色甲衣的年轻公子怒气冲冲的朝着易尘的方向走来:“便是你这狗贼杀我的雕?”

    待会还有一更,稍晚一点。

    感谢大家的投票和留言,感动ing,我码字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