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04章 阴阳洞神瞳术第七层,龙虎山的金帖,镇安司的新消息
    手中的紫色令牌疯狂的挣扎起来。

    不过很显然,易尘的力量在它之上,它的挣扎简直像是给易尘助兴。

    “哈哈哈,贫道一生积德行善,这些都是我应得的。”易尘咧嘴直笑。

    两秒半的时间很快过去,左突右撞突破不了易尘大手掌控之后,紫色令牌蓦然间沉寂下来。

    一道清晰的裂纹声忽然间传入易尘的耳中。

    一点紫芒瞬间在他的指缝之中凸现!

    紫色令牌直接自己炸了。

    剧烈的爆炸突破极元封锁,侵蚀掉易尘手掌当中的皮肉筋膜,深处可见白骨。

    鲜血顺着他的手掌流了下来。

    爆炸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易尘竟是反应不及,硬吃了一记殉爆。

    “狗东西,玩不起?”

    易尘抬起受伤的左手,映照着天际垂下来的月光,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

    他的影子微微有些扭曲,在风中摇曳,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红了。

    今天竟是再次受伤,可见白骨。

    这种感觉,这种久违的感觉还真是有趣啊。

    这仇他义成子记下了。

    黑暗天幕下,月华撒落,疯狂朝着易尘的手掌汇聚,弥补着他的消耗。

    喵子蹲在树梢,注视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只见他父亲的左手之上,一颗黄豆大小的红色肉芽蓦然生发,一抹古怪笑容,爬上了他父亲的脸庞。

    易尘撕下一截道袍,随手缠在手中,便没有再管了。

    区区才看见白骨的皮外伤,不到半小时就好了,不值得他在意。

    现在的他在思考的是日后若是再碰到这般情况,怎么才能使那紫色令牌不再自爆,让他多盘几下。

    就在刚才那短短的两秒半时间内,他眼帘处的信息流竟是直接刷了一百七十五条,挣了足足三千五百点深红点。

    两秒半的时间就已经这样了,若是摸个两年半,他简直不敢想。

    易尘敢对天发誓,那紫令上的深红点定然没有被他薅干净就炸了。

    一念及此,素来节俭的他便心中隐隐作痛。

    可惜!他的极元没有封镇特性。

    哪怕只是能多封镇那诡异紫令一段时间也好啊。

    “不对,好像我的极元也可以有封镇之能啊,只要我努努力。”易尘眼珠子一转,想到了某种可能,眼中顿时有了光,随即光芒幻灭。

    大越修行界当中,现存的门派并没有以封镇之能突出的宝经,万载之前倒是有一个封天宗,强横无匹,横压一世,

    后来不知出了何种变故,偌大的宗门如遭天罚,一夜之间风云流散,离奇失踪。

    这些还都是他在龙虎山藏书阁一本札记中看到的。

    此念一起,易尘心头不由得悚然一惊。

    好似如今的修行界,哪怕是顶尖宗门,都没有以封镇见长的宝经传世,不知是有某种隐秘还是巧合。

    压下心中的疑惑,易尘拎着好大儿的脖颈皮便往平安郡的方向飞遁。

    喵子扑腾了一下后脚后便选择放弃了,它知道被命运捏住后颈皮的它根本无法反抗。

    十数分钟后,被灌了一嘴冷风的喵子被易尘放了下来。

    “你知道错了吗?”

    喵子可怜兮兮的点了点头。

    “那你还不努力?以后这种战斗都要靠你爹出手?伱爹我不要面子的吗?”

    “你不努力,难道要我努力?”易尘恨铁不成钢的教育道。

    喵子在他与卜钟战斗的前一秒,它那熟练且优雅的后撤步岂能瞒得过他的五感。

    自打回到隐龙观的这段时间以来,喵子一旦得闲便漫山遍野的找猫耍朋友,然后欺负丰云县的狗子装逼打脸,根本没有打磨练习自己的天赋法术。

    今天此番不过是小惩大诫。

    “再这样我就把你骟了。”面对着好大儿双爪合十作揖,易尘只得无奈的撂下一句狠话,一人一喵很快便回转到了李郡守府邸。

    “郡守大人,节哀,事情基本就是这样子了,那卜钟这些年做下的恶事不少,大人一查便知。”

    将事情仔细的与李郡守分说了一番后,李郡守也不由得脑袋一阵天旋地转,易尘连忙搀了他一把。

    之前只是没有人怀疑到卜钟的身上,如今寒山寺已经是宣告覆灭,谜底被易尘揭开,只要李郡守投入衙门力量探查,便会有更多的关于卜钟所犯之事的线索浮上水面。

    “道长所言,本官自然无不信之理,就是可怜犬子。”

    “待我料理完犬子后事,我便将晋升文书给张捕头发过去,道长放心便是。”李郡守用手撑在桌子上,艰难的说道。

    其实在事情发生后,他心中便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之所以找上易尘,也不过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而已,起码,哪怕是死,他也得知道他儿子李桦是怎么死的。

    “福生无量天尊。”

    “贫道的事不急,郡守还请节哀。”

    易尘朝着李郡守行了个稽首礼后拒绝了李郡守留宿的提议,随意找了家客栈住下,打算明日再回隐龙观。

    深夜,月明星稀。

    易尘站在露台之上负手而立,眼睛注视前方,思绪却已经飘到了九霄云外。

    他在思索紫色令牌之事。

    卜钟和尚虽然变态,但是之前可没有如此丧心病狂,这紫令疑似能影响人的心神,放大自身欲望。

    除此之外,好似还能发布任务,引诱宿主去完成,然后反哺修为。

    堪称异界版主人的任务。

    一个心性不堪的卜钟和尚得到紫令,便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成长到如此程度,简直骇人听闻。

    这种力量疯狂上涨的诱惑,若是落入到了心性坚毅寿元无多的修行高手手中,还不知会引发什么样的灾难。

    也不知道这紫色令牌的源头是谁,竟能造就出如此神异之物。

    “放开那些煞笔,冲我来啊,让我也捡两块。”

    冲着月亮吐槽了一句后,易尘回到房间,盘膝坐下,唤出了自己眼帘上的虚拟光幕。

    之前真功突破第十二层后易尘便剩下896点深红点,此番紫令直接给他贡献了3500点,让他一波暴富。

    然而真功突破十三层所需的一万二千点深红点却好似一道天堑一般横亘在他面前。

    “既然如此,我便先将阴阳洞神瞳术再度提升一番。”

    如今紫令现世,局势诡谲,考虑到凑齐突破真功第十三层所需的深红点还有较远的一段空档,易尘思索一番后还是做出了如此决定。

    “深红助我!突破!”

    心中一声呐喊,一千点深红点瞬间划扣,熟悉的感觉再度袭来。

    数十秒后,虚拟光幕上阴阳洞神瞳术那一栏一阵闪动后便再度稳定了下来。

    【功法:阴阳洞神瞳术第七层(特质:鹰眼,夜视,阴气感知,心眼映照lv3,恶念感知lv3,灭魄lv3,迷魂lv2.记忆抽取lv1)】

    易尘神色一动,随即推开窗户,身形隐没在夜空。

    …

    …

    平安郡,王府。

    夜风习习。

    自打五通神事件后,王家家主王霸终究是过不去心中的坎,冷落了王夫人,终日留宿在新纳的几房小妾房中。

    穿着单薄的里衣,锦衾薄被包裹住凹凸有致的身子,一只涂着丹蔻的纤纤玉足打出床沿,王夫人前半夜数了会红豆子和绿豆子后敌不过深沉的困意,沉沉睡去。

    蓦然间一阵妖风袭来,一个身形高大、浑身裹着黑色烟气的老丑道人来到了王夫人的门前。

    他打开随身葫芦,鬼鬼祟祟的将一道粉红色烟气打入王夫人的房内,随即忍不住苍蝇搓手,淫笑起来。

    “今晚有得爽咯,小美人,我来啦!”

    “中了我这迷罗瘴,贞洁烈女也得变成荡妇淫娃,桀桀桀。”

    田剥光笑得脸上的褶皱都堆叠到了一起,他推门而入,瞧着王夫人裸露在外的玉足,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太顶了。

    就在他正欲上前时,忽然间一记手刀便砍在了他的脖颈。

    单手一招,直接将王夫人摄入体内的粉色瘴气全部吸出消弭后,易尘贴心的将王夫人玉足放入锦衾之内,感冒了可不好~

    他随即提着地上的倒霉蛋消失在夜空。

    身后的房门在无形异力的作用下缓缓关上,今夜无事。

    平安郡城之外的小树林内,一记水球将田剥光砸醒。

    “你…你是何人?你不要乱来啊。”采花道人田剥光惊恐的瞧着面前的高大人影。

    易尘在突破阴阳洞神瞳术第七层后便推窗离开,想要化身罪恶克星找个倒霉蛋实验下他新得到的异能,记忆抽取。

    结果便发现了面前这个幸运儿,一身外道法力,长得跟个马赛克一样,一看便不是好人,一番跟踪下竟是发现此人是个采花贼,利用邪术欲坏王夫人清白。

    那还想什么,送上门的耗材,必须安排,此人已经有取死之道。

    “你犯法了你知道吗?”易尘冷笑着朝着老小子大踏步走去。

    “你不要过来啊,你….你到底是谁?”老道吓得不住往后退,亡魂大冒。

    他常在河边走,今日终究湿了鞋。

    “吾名,张三,你可以叫我罪恶克星。”一只大手蓦然覆盖到了老道的头顶,无形力场加身使其不能动弹。

    记忆读取异能发动。

    无数的记忆片段纷至沓来。

    易尘消化了一番后便将此人的生平掌握得七七八八。

    此老道一介邪修,唤作田剥光,色中恶鬼。

    人生信条,丑的照杀,以邪法不知坏了多少女子名节。

    他昨日入城时恰逢王夫人心中苦闷,与闺中密友李夫人酒楼厢房吃酒,气闷之下王夫人打开窗户,打算以横竿将窗户支起时横竿不慎掉落,打在老道的头上。

    一时间田剥光色与魂授,他打探了一番王夫人的情报后这才决定下手。

    易尘甚至读取到了一个片段。

    这老道搓着手望着李夫人小磨盘似的屁股感叹,‘李夫人啊,不是你不够优秀,实在是老夫的要求比较高,还是王夫人更有吸引力。’

    ‘不过你别急,下一个就是你。’

    李夫人家中豪富,已寡居多年。

    “此术,不差,虽然不能指定得到所有记忆片段,有所疏漏破坏,但是也已经够用了。”

    “就是对神魂破坏比较大,轻则痴傻,重则暴毙。”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易尘亲自实验了一番后对新得到的异能有了更深的一层体悟。

    阴阳洞神瞳术突破第七层后,他不仅心眼映照等异能再度上升了一个台阶,更是获得了与搜魂效果无二的记忆抽取异能,这让他的软实力明显更上层楼,辅助手段再次增加。

    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易尘瞧着瘫软在地上口吐白沫的老道,淬了一口后便转身离去。

    上至八旬老太,下至幼龄稚女,此老道都不放过,杀了他简直太便宜他了,如此正好。

    …

    …

    第二日,隐龙观。

    当易尘来到大殿时青云子便拿着一封金色的拜帖递给了他。

    他眼神一凝,竟是龙虎山送来与他的。

    就在他正欲打开时忽然间隐龙观外一阵骏马嘶鸣,林镇北与林正义俩父子竟是联袂而至。

    马上过十二点了,只能发了。

    这俩天事情办完了,后面稳定更新。

    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推荐票支持,感谢大家的订阅.

    明天保底六千!完不成抹茶泳池蝶泳!

    顺带调研一下,后面安排了点好康的剧情,不是女主戏份,但是这么久了道长竟然还是雏,感觉有点不合适了,我压抑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想写点好康的,大家不介意吧。

    其实我一直写得很收敛的~~!等我这本书完结后写点番外整点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