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98章 我若掏出斩龙剑,道友又该如何落子?
    “诶,可惜我隐龙观人丁不旺,不然…..”一声轻叹,易尘缓缓将窗户关上,眼神中透着一股遗憾之色。

    房间瞬时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

    这三日以来,易尘每日研习突破后功体之变化,收获颇丰,于细微精妙之处,把握愈发细腻。

    “师弟,你好生教导弟子们修行,尤其是清风、明月。”

    “师兄我再上一次炎柱峰,很快就回。”

    易尘朝着青云子说道,语气平淡,不似第一次上炎柱峰那般杀气腾腾。

    自从真功突破第十二层后,易尘心态便不复之前那般急切了。

    实力,便是男人的胆魄。

    按照他的估算,如今他的实力已然压了风林肃一头,便是对上一般的真人境九层修士,也得打过才知道。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万化真意对于他真功的加持有多强大。

    这门真意实在太契合他的真功了。

    不愧是五等分长生神之前修行的本经,果真霸道难缠之极,让他的纯度又提升了一大截。

    除非实力强过易尘一截,不然如果有人与他鏖战,配合上他那诡异的强噬之能,异能减伤,拖易尘都能把人拖死。

    这就是肉得一比的同时伤害还高的含金量,他若是还有短板的话,那便是速度了。

    “师兄,晓得了。”青云子斜着眼睛稽首一礼,在他的身边则是两个粉雕玉琢的小道童,清风和明月。

    昨日在月隐丹的助力下,易尘愚蠢的两个小师弟终于觉醒了灵性,可以修行了。

    “师兄,早点回啊。”明月扬了扬小粉拳表示加油。

    “师兄,我如今能修行了,你不要小看我,我已经九岁了,我未来一定会超过你的。”清风则插着腰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把易尘都看乐了。

    不愧是清风,胆子就是大。

    当然,胆子不大他也不敢跳坠龙潭….

    摆了摆手后易尘腾空而起,化作一道白色流光,朝着拜火道遗址炎柱峰掠去。

    一路尽览蓝天白云,青山朗日。

    一个多时辰后,易尘便已经降落在炎柱峰山脚下。

    此时的炎柱峰下已经围了不少人,这些人大多是一些好事者,其他势力的探子,慕名而来的修行人。

    小小的一个丰云县,出了一个强势斩杀霸刀的龙虎榜前列强者已经够离谱了。

    如今回归再灭拜火道,又斩冥火教大长老烈炎子,今日更是在炎柱峰约见冥火教教主阴天隐,挑衅之意不言自明。

    易尘刚一露面,人群便惊呼起来。

    如今他的大名早已扩散开来,便是大越江北道之外的许多地方都传唱着他的事迹。

    不少人已经在议论他与如今道门年轻一代第一人张道一孰强孰弱了。

    “易道长,教主已经如约而至等候多时了,不知道长敢不敢上山?”一个红袍老者来到易尘身边冷然说道,胡子花白。

    观其气势,也有真人境三层的样子,易尘估摸着应该是冥火教火殿的长老,因为他眼神当中饱含仇恨之光,一副恨不得将易尘生吞活剥的模样。

    不过易尘就喜欢他这副恨得发狂又奈何不了他的样子。

    “义成子,老夫乃是…”

    “滚!我对伱的名字没有兴趣!”易尘眼神蓦然阴沉,如同鹰隼一般望了一眼红袍老者,一时间竟将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震慑得一个踉跄。

    仿佛拨开一个垃圾一般,易尘瞧得没有瞧一眼此人,大步踏上了云雾缭绕的炎柱峰。

    此时的炎柱峰上这不正常的雾气显然是阵法所致。

    冥火教虽然如约前来,但是显然也给易尘出了一题。

    我们来了,你敢上吗?

    若是之前易尘还是思索一番,如今他功行再涨,自然是不怕。

    老鹰敢站在悬崖边横生的树枝上,依仗的不是树枝硬,而是自己的翅膀硬。

    身形一闪,随即易尘的身影便隐没在云雾当中。

    此时山脚下远处围观的修行者当中却是发出一阵阵惊呼。

    “我的天,我本以为传言夸大,有不尽不实之处,如今只怕这位易道长的修为比想象的还要高。”

    “他刚才一眼瞪退那人,竟是冥火教六长老,烈无暇,此人乃是死于易道长手中的那位烈炎子的亲弟弟。”

    “可恨啊,这冥火教竟是布下阵法,不让吾等一观这场会面。”

    易尘自然是不知外面之事。

    那云雾隔绝内外,黏腻阴冷。

    刚一入阵,他心中便产生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一股淡淡的威胁之感萦绕在他的心头。

    “有趣,这种老牌宗门,果然有几分刷子,竟能对如今的我都产生一点威胁,果然有意思。”

    易尘面上浮现一丝冷笑,心中却是暗中提防起来。

    然而出乎他的预料,一路走到山顶,竟是一点意外也没有发生。

    山顶之上,一处大树底下,一个身前摆放着一个棋盘、身着白色长衫的仙风道骨的老者正凝神静坐,显然已经是等待多时。

    “道兄果真艺高人胆大,还请入座下上一盘。”老者睁开双眸,神目如电。

    易尘上下打量了一眼面前的老者。

    此人蓄着一把白色长须,身姿清逸绝尘,若是跟他换个衣裳,易尘感觉他才是冥火教教主,面前之人才是道士。

    就离谱。

    他本以为冥火教主画风应该是一个阴恻恻的老者,未料竟是如此好卖相。

    老者气息幽深如海,不知修行何种秘法,一时间易尘竟瞧不出深浅来。

    思索了一番后,他大手一摄,直接将棋盘牵引到了他身前。

    易尘直接道袍一撩,席地坐下,虚手一引:“下棋可以,来这边下。”

    老者哂笑一声,眸子中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遗憾神色,笑着来到了易尘跟前。

    “道长先落子还是老夫先落子?”

    “贫道当仁不让!”易尘一马当先执黑先行。

    谈判这种事,讲究一个势,既然对方不主动开口,他就陪他耍耍。

    要知道他前世对围棋也有所涉猎,棋力堪比二鹰,也就是两个战鹰。

    俩人你来我往,没有长考,不停落子。

    下至中盘,易尘长考三十秒后,果断下出鹰之一手。

    老者会心一笑,白棋再落一子,易尘大龙竟是岌岌可危起来。

    白棋棋势连绵,攻城略地,不知何时,易尘黑棋竟是落入到白棋的包围当中。

    “道长,你输了,你的棋力还需磨炼啊。”

    “年轻人还是气盛,稍稍引诱便落入重围当中。”

    “好了,咱们谈谈吧,道长杀我教大长老一事,何解?”老者巍然笑道,好似名士。

    易尘再次思考数十秒,叹了一口气,长身而起。

    斩龙剑赫然在握。

    “贫道没有输。”

    “道友的棋力固然很强,但如若我掏出斩龙剑,道长又该如何落子呢?”

    真阳神魄·龙虎态展露,一道四米高的银白道人眼神冷漠,正俯视着望着老者。

    狂暴的气势冲天而起。

    易尘自然不会输,只要把下棋的人打死,他不就赢了吗?

    “师叔祖,出来吧。”

    白袍老者话音一落,一连串的咳嗽之声响起。

    一个好似痨病鬼一般的身着玄黑长袍的老者从前方大树树干之中走了出来。

    连绵的咳嗽声好似要把肠肚心肺都咳出来一般,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然而此人一出现,易尘瞳孔便瞬间收缩起来。

    这个黑袍痨病鬼的气势竟与风林肃相差彷佛,实打实的真人境八层顶峰高手。

    一时间易尘便明白到了自己入山时那若有若无的威胁感和窥视感的来源。

    “易道长,杀我教大长老,你要给老夫一个什么样的交代。”白袍老者轻笑道,一副智珠在握神态。

    “我淦嫩娘,纯阳圣印开天光!”

    冥火教真是太阴了,竟然还埋伏了一手老棺材瓤子。

    以易尘为圆心,直径二十米内一道红色雾气蓦然升腾而起,道域开!

    这章为了截断199个字,不够完整,我把它砍断了,剩下的部分明天再一起发吧。

    感谢大家的订阅支持,投票支持,不胜感激,大家晚安。

    顺便diss下泡面,康师傅真难吃,不如统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