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百九十九 木之心魂
    <sript><sript>

    “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自从那一天你被青木尊神选为天遁者的时候我就没有怀疑过,所以也许上天还给了你一次机会,这件事兴许并没有那么糟!”苏木琴叹了口气将枯槁的手腕一翻,掌心托着一块闪烁霞光的五彩神石,只有巴掌大小呈现在苏灵风的眼前。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立时圆睁双眼,只感到血液蓦然涌上头脑,颤抖道“这……这是何物?”

    &bsp&bsp&bsp&bsp&bsp&bsp苏木琴道“虽然我不知道阿古娜那丫头是如何获得女娲之力觉醒的,不过关于女娲的种种传闻我倒是略知一二,据说女娲一族皆有回梦还魂的本能,只不过乃是神魂不灭为前提之下,需有一丝神魂尚在,刚才我见那丫头舍去自身,却有这样一块神石陨落,见它泛着五彩霞光,我想她一定还有回魂重生的机会,只是具体到底是否为真,老身也就不太清楚了!”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颤抖着捧过五彩神石,这神石却是如此的熟悉,正是阿那摩施展女娲禁制的那一颗,想必是阿古娜一缕神魂未灭被身畔这神石强行拘住,封在神石当中,若是如此也许将来能有机会使得阿古娜起死回生。

    &bsp&bsp“若是果真如此,这样便减轻我的罪过了!”苏灵风将神石贴在胸前,似乎还能感受到五彩神石传来的温度,仿佛是阿古娜那淡淡的温存的体温,令他心窝一阵暖意。

    &bsp&bsp“阿妈!”

    &bsp&bsp&bsp&bsp&bsp&bsp苏忆云原本并不大愿意面对苏灵风,可是当听到苏木琴所说,自己的母亲尚有一线希望,再也忍不住奔了出来向苏木琴泣道“婆婆,阿妈她真的还能活过来吗?”

    &bsp&bsp&bsp&bsp&bsp&bsp苏木琴忍不住用手指拭去她小脸上的泪水笑着点了点头道“你要相信你的阿爸,你的阿妈一定能够回来!”

    &bsp&bsp&bsp&bsp&bsp&bsp苏忆云并没有说话,也并没有去望苏灵风一眼。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的心痛如刀割,几十年来她便没有父亲,是阿古娜排除万难将她抚养,在她的生命中根本也没有父亲的存在,这一切也都在情理之中。

    &bsp&bsp&bsp&bsp&bsp&bsp想到此处,苏灵风明白,此刻他无法能令苏忆云原谅自己,但他还是忍不住缓缓走到苏忆云的身前,抬起手来想要轻抚女儿螓首,可是手到当空又生生的落了下来,只长长的叹息一声道“云儿!你放心,我纵然是粉身碎骨也一定要让你的阿妈回来!这次请无论如何相信我!”言罢望了苏忆云片刻,将那颗五彩神石万分小心的贴肉收藏,随即转向苏木琴道“老前辈,云儿日后还要劳烦您来照顾,如今世间混乱,危机重重,不如你们还是返回大漠遗迹安全,日后若有安排,我自会前去寻找你们!”

    &bsp&bsp&bsp&bsp&bsp&bsp苏木琴点了点头道“好!你也千万小心,我这就带她回到大漠去了!”言罢便带着苏忆云向着大漠的方向纵身飞去,苏忆云在临行时不住的回头看苏灵风,不知是在担忧阿古娜的那块五彩神石,还是在眷顾着父女之情。

    &bsp&bsp&bsp&bsp&bsp&bsp看到二人在天边渐渐远去,苏灵风失神落魄的向着龙鹫宫正殿行去。

    &bsp&bsp&bsp&bsp&bsp&bsp一旁的狡灵与应龙互望一眼,也默默的尾随他而去,月海清则幽幽叹了口气,紧随着步入正殿当中。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随处在殿下一处弟子蒲团之上坐下,一时间心乱如麻,如今虽是大仇已报,可是他的心却并没有半点欣慰。

    &bsp&bsp“阿古娜,你可真傻……”苏灵风苦笑喃喃自语,虽是苦笑,一滴干涩的泪水却猛地滴落在手背上。

    &bsp&bsp&bsp&bsp&bsp&bsp想到刚才阿古娜那决绝的眼神,那是为了自己心爱之人愿意舍去一切的坚定,可自己却浑然不觉让她苦苦守候了六十年,每每想到此他的心便是深深的刺痛。

    &bsp&bsp&bsp&bsp&bsp&bsp蓦然一个不染纤尘如雪般的倩影缓缓坐在他的身边,苏灵风惊觉转头望向那一张绝美的容颜,很快他便低下头来,良久说道“对不起……”

    &bsp&bsp“为什么对不起?这才是真正的你!我会和你一起努力!”月海清淡淡的说道。

    &bsp&bsp&bsp&bsp&bsp&bsp便在此刻,苏灵风那寒冷刺痛的心终于感受到慰藉和暖意,他禁不住将她深深的拥入怀中……

    &bsp&bsp&bsp&bsp&bsp&bsp蓦然间,二人身后的狡灵忽然道“有人来了!”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赶忙与月海清、两妖神行出正殿,只见不远处数道快如匹练的遁光激射而来,苏灵风极目远眺,当先看到了木灵仙的身影,身后跟着的便是四太子敖海、玉霞公主、石大川乃至丁灵珊几人,而最后边却有一个他极为熟悉的身影,正是自家的娘亲柳素素。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迎上前去将柳素素搀扶,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下,只是看到柳素素似乎脸色蜡白身体虚弱,也不知是哪里受了伤。

    &bsp&bsp&bsp&bsp&bsp&bsp他顾不上感谢众人忙问明缘由。

    &bsp&bsp&bsp&bsp&bsp&bsp柳素素轻舒一口气道“为娘先前感到被那鬼王摄入一片漆黑的虚空中,就那么漫无边际的漂浮,快要失去了意识,后来也不知道为何忽然便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置身于一片寒冷阴森的荒山野岭中,不见天日,直到遇到了木老前辈!”

    &bsp&bsp&bsp&bsp&bsp&bsp木灵仙道“为师刚才也在奇怪,我们入了血轮当中本想着神魂出窍前往鬼王的灵海法窍当中去搜寻众人,却没想到柳仙子居然能够逃离出来……”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长叹一声,心中自然明白这定然是阿古娜舍身取义的功劳。

    &bsp&bsp&bsp&bsp&bsp&bsp一边敖海忙自上前道“我等在那血灵渊并未见到那些炼血堂的人,害怕他们调虎离山,趁虚而入,如今看到这里没事我就放心了!”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忙将刚才所发生的事一一说了出来,直听得众人一片唏嘘。

    &bsp&bsp“这些天杀的歹人终于算是罪有应得了!苏郎!你听到了吗?你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风儿终于替你报了大仇!”柳素素当即泪流满面的道。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搀扶起柳素素,便见木灵仙上前一步道“诸位!请听老朽一言,如今人伦世间惨遭屠戮,那镇狱冥王只是暂且退去,祭魂血法无法破解,随时都会有幽冥天界的鬼怪前来,而且来者定然都不好对付,毕竟都是自天界而来!”

    &bsp&bsp&bsp&bsp&bsp&bsp四太子敖海紧皱眉头道“可是仅仅靠我们几个人也抵挡不住整个幽冥天界,木老前辈,您说我们应该如何?”

    &bsp&bsp&bsp&bsp&bsp&bsp木灵仙沉吟一阵,蓦然抬起头来道“看来只有将此事告知云顶天界众仙,这样才是万全之策!”

    &bsp&bsp&bsp&bsp&bsp&bsp一旁的石大川听罢,立时咬牙道“师父,您说的意思是要返回天灵五行宫吗?可是我们……”

    &bsp&bsp&bsp&bsp&bsp&bsp石大川没有再说下去,想到自己身在天界之上所受的刑罚和这许久许久所忍受的孤独和冷言冷语,每每想到此处便浑身恶寒,将那些每一个加害于他的面孔都深深的刻在了脑海中。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看到石大川的神情,忙向木灵仙道“师父,不论如何因为当年之事,我们此去怕讨不得好来,还需要想个办法才行!”

    &bsp&bsp&bsp&bsp&bsp&bsp木灵仙点了点头道“谁说不是呢,可是如今事关云顶天界存亡安危,你我若是置之不理,这人伦世间便会暗藏凶险,届时被幽冥天界诸鬼怪霸占,势必直接威胁到整个云顶天界之上,你和我包括我们在场的每个人都将万劫不复!”

    &bsp&bsp“师父可还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可行?”苏灵风亦是一筹莫展。

    &bsp&bsp&bsp&bsp&bsp&bsp木灵仙来回踱着步子,良久在敖海和玉霞公主的面前停了下来,直把手中的桃木杖重重一磕道“看来此事非得龙王帮忙不可了!”

    &bsp&bsp“什么?找我父王?”

    &bsp&bsp&bsp&bsp&bsp&bsp敖海立时怔住了,一旁的玉霞公主花容失色,随即摆手道“木老前辈,此事万万不妥,我们……我们是逃婚出来的……要是回去定然会被施以严厉惩戒……”

    &bsp&bsp“这就难办了!”木灵仙一脸苦色。

    &bsp&bsp“木老前辈,却不知道此事我父王能够帮上什么忙?还请明示!”敖海沉声说道,却将玉霞公主的手握的更紧。

    &bsp&bsp&bsp&bsp&bsp&bsp木灵仙并未回答,只随手一拂,掌中便多了一枚好似干枯焦黑的枣子般事物来,摊开在众人眼前。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和石大川就连丁灵珊都忍不住好奇围上前来,众人好奇道“这是何物?”

    &bsp&bsp&bsp&bsp&bsp&bsp木灵仙淡淡说道“天木灵根之心!”

    &bsp&bsp“师父!你说什么?这……这是天木灵根之心?”石大川立时呆若木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bsp&bsp&bsp&bsp&bsp&bsp木灵仙道“事到如今,许是上天给了我这次重返天界的机会,我将此物已经藏在身上不知道多少年了,今天是第一次拿出来,当年晋儿就是被此物汲取神魂,险些迷失心智,我将此心拼命毁去,顺手收在身旁,若是能有办法将它复原,兴许便能得到金陵师兄的原谅!”

    &bsp&bsp&bsp&bsp&bsp&bsp苏灵风听到此处不由叹口气道“师父,不是徒儿给你泼冷水,我觉得那时候金陵老仙对妖神白泽所做之事如此狠辣,只为了寻找您老人家,就算是能把这灵木心魂复活,怕以他的为人定也不会轻易作罢的!”

    &bsp&bsp“苏师弟说的不错,师父还要仔细斟酌才是!”石大川忙道。

    <sript><sript>

    <sript><sript>

    。